• <xmp id="gcgaw"><optgroup id="gcgaw"></optgroup>
  • 為消費主義買單的我們,有為困難買過單嗎?
    日期:2021-01-14 瀏覽

    今兒一早,小欣欣就一邊和我吐槽“房租、日常消費、外賣……看看自己的錢包,感覺這個月都撐不過去。”找我借3000塊。她這句哪是感覺,分明就是反復衡量后不得不拉下面子。畢竟我等一行人中就屬她愛在朋友圈今天SKⅡ,明天小眾品牌。

    借了錢,才看到朋友圈里看到人說“陽春三月北上廣,身無一文四處浪”,好奇一問,才知道回到工作崗位的他們大多數收到了降薪郵件。反正都好奇了,干脆多問幾個。結果9個人里有3個人降薪,2個人只拿得到基本工資,還有2個人延遲發放,這一下就糟了7個。最慘的小露露,直接停薪留職。



    大概是不在公司,她抓著電話對我就是一陣哭。先是抱怨公司如何不人道,然后說自己年年都頂著父母壓力拒絕報考公職來到深圳,圖的就是高薪與廣闊前景,可如今,她下個月的房租都要想方設法籌借——她反正絕對、絕對不要找父母要錢。我聽了一陣啞然。因為就在早一點點的時候,忙著借錢的月光族小欣欣還在猶豫著問我,她是不是應該回來找個鐵飯碗。同在深圳,她收入可比小露露高得多。

    相比之下,只拿基礎工資的李偉倒是淡定多了。此人不抽煙不買酒,日日通勤兩小時,堪稱友界一朵奇葩:“去年開始就景象不好,公司也挺難的。反正手上還有存款,能陪著熬過去就熬過去吧。現在找工作只會更難。”

    “你就沒想過考個公務員什么的?”

    “想過啊。但想想要離開上海各種各樣的舞臺劇,我還挺舍不得。老家穩定歸穩定,但無趣也是真無趣。再說了,現在年年公布新工種,誰知道哪天‘鐵飯碗’就‘不鐵’了呢?與其想這個,不如平常存存錢。”微信那頭平常語氣讓我自愧不如。想了想,我把這話轉給小欣欣,結果她差點沒哭出來:“你以為我想月光甚至負款啊!?同事天天比這個比那個,我能怎么辦?”

    是啊!她能怎么辦呢?我一邊想著,一邊打開手機看自己不到四位數的余額。面對疫情,我熬過了源源不斷的驚恐,躲過了降薪失業,卻沒保護好存款。假若小欣欣或小露露的情況降臨到自己頭上,我能這么輕易地用轉發方式來安撫她們么?

    我想我是不能的。超前消費的精致主義在20年源源不斷地廣告中已經洗去了我還有小欣欣、小露露的消費理智。我們為大量不需要的偽需求買單,卻沒做好為困難買單的準備。等困難來臨之時,我們只能守著干癟的錢包四處求援,狼狽的像是逃兵。我們甚至不敢輕易更換工作,因為我們誰也不知道自己的技能能否支持,無才無能成了我們的標志。

    這一次,我們還能相互幫扶著熬過去,下一次呢?下下次呢?

    我問自己,得到的答案是從現在開始存款學技,做好為困難買單的準備。

    美国成年性色生活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酷酷网